晉中大同呂梁
山西頻道
首頁 要聞 政情 產經 醫衛 房產 教育 旅游 體育 融媒體
晉中·砥礪奮進的五年呂梁大同
山西頻道 > 正文

進了課本《撈鐵牛》的牛,到底有多牛

2021年02月11日 12:17:01 來源: 新華網

  新華社太原2月11日電題:進了課本《撈鐵牛》的牛,到底有多牛

  新華社記者王學濤

  在蒲津渡遺址博物館,4尊鐵牛排成兩排,面向黃河,怒目圓睜,側耳聆聽,前腿蹬,后腿蹲,好像在進行拔河比賽……

  千年時光流轉,鐵牛幾經沉浮,每次“面世”都備受矚目。宋朝懷丙和尚撈鐵牛的故事,因寫進小學課文而家喻戶曉。

  在中國傳統文化里,牛是鎮水神獸。這幾尊鐵牛“生”來就被寄予守護黃河安瀾的美好愿望。

  山西省永濟市蒲州故城西門外不遠便是蒲津渡遺址。這個著名的黃河古渡口歷史悠久,曾具有重要的政治、經濟、軍事等戰略意義。唐開元十二年,唐玄宗傾全國之力,派人鑄造鐵牛為地錨,修建堅固的浮橋,改“竹纜連舟”為“鐵索連舟”。

  一時間能工巧匠匯聚于此,熱火朝天地鑄造以鐵牛為代表的鐵器群。他們以黃蠟雕塑造型,將澄泥涂于蠟模外,用火烘烤,待泥模烘干后蠟液排出,再堵住排出口,灌入洪流般火熱鐵水,當鐵水凝固后打碎泥范,鐵牛順利成型。

  專家測算,這4尊鐵牛每尊重達45噸至75噸不等。這批鐵器群為低硫低硅灰口鐵,是木炭冶鑄的產物。當時唐朝生鐵產量已很豐富,因此有條件用在工程上做浮橋地錨。

  “這是一項國家工程,無論鑄造技術還是雕塑藝術,都代表了當時最高水平。”曾負責鐵牛考古發掘工作的考古專家劉永生說。

  仔細觀察,大鐵牛頭戴漂亮頭飾,骨骼粗壯,肌肉豐滿,牛角形似犀牛角,長尾甩在背上,牛氣襲人,鐵骨錚錚。4尊鐵牛相似中有不同,寫實里蘊含夸張成分。

  “鐵牛選用的是我們當地晉南大黃牛的造型,看上去憨厚樸實,又有雄渾厚重的氣勢。”蒲津渡遺址博物館辦公室主任尉會萍說。

  除了“帥氣”,鐵牛造型還是美與力的聯姻。

  在每尊鐵牛底板下方,有和牛身相連的6根長鐵柱。它們向前傾斜,牢牢扎入地下,使地面上的鐵牛可以承受來自浮橋的水平拉力。

  專家們考證,在對蒲津浮橋不斷維護下,黃河兩岸8尊鐵牛連續“工作”了約500年,直到蒲津浮橋被金元戰火毀掉,它們才卸下肩頭重擔。

  “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。”隨著黃河逐漸向西改道,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鐵牛也漸漸沒入泥沙。從此,民間流傳著有關黃河大鐵牛的各種美麗傳說。

  永濟市博物館原館長樊旺林堅信鐵牛的存在。他深入黃河灘涂探查、到民間走訪,1988年開始正式尋找鐵牛。一年多后,黃河東岸的4尊鐵牛,連同鐵人、鐵山、鐵柱等面世,樊旺林百感交集,流下激動的熱淚。由于臨近黃河,空氣潮濕,地下滲水不斷,出土后的鐵器腐蝕嚴重,銹跡斑斑。黃河西岸的4尊鐵牛仍埋在泥沙里,沒有被發掘。

  黃河大鐵牛的發現引起各級政府的重視。經過兩次考古發掘,人們將鐵器群在發掘原址上提升了12.2米進行保護展示。

  “考古發掘印證了宋代懷丙和尚撈鐵牛,重建蒲津橋的真實性。”劉永生說。

  如今,卸下重擔的鐵牛們依然膘肥體壯,一幅“滄桑未改牛脾氣,進退還憑鐵骨頭”的氣勢。中國橋梁專家唐寰澄認為,唐開元鐵牛是有實際功能的藝術珍品,是世界橋梁史上唯我獨尊的永世無價之寶。(完)

[編輯: 王夢佳 ]
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093333
主播tear精品视频在线观看